您的位置:主页 > 8781111.com >

广西彩调 为何有市场不赢利

时间:2018-05-20 01:23来源:未知 点击:

林村彩调队乐队老艺人在排练

青年彩调演员参加彩调大赛

景乃权 刘家毅

走进广西桂林永福县城,沿河街道旁的林荫下有个“调子街”,每天都有业余彩调队在这里进行非营业性的演出,他们不化装,不穿演出服,自带乐器,即兴当街表演。有彩调队艺人主唱,也有围观的票友点唱,欢笑不断,形成了独特而有趣的彩调文化。近日,中国公众艺术消费现状研究课题组再次对永福彩调进行了深入采访和调研。

经济落后, 彩调却如火如荼

10月12日至16日,来自永福县10个村的彩调队、240余名演职员参加了第五届桂林永福养生旅游福寿节的彩调展演,其生动活泼、诙谐风趣、优美动听的彩调演出,深受当地民众喜爱,吸引了大批观众。

作为广西两大地方戏之一的彩调,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虽然作为彩调发源地的永福县去年财政收入仅3.2亿元,农民人均收入4779元,属经济欠发达地区,但彩调在永福民间一直有很好的观众基础和演出传统,四镇五乡中散布着70多个业余彩调队。平时,当地老百姓茶余饭后在家用DV机放喜欢的彩调剧目来欣赏,逢年过节、红白喜事时,还会特地请彩调队来家里唱上几出。只要有戏,村中都有人会聚在一起,从排练到演出都聚精会神地观看。“比打牌赌钱强。”一位村民表示。

因为彩调剧目短小精悍、通俗易懂、易学易唱,而且彩调剧中所唱、所讲、所演的内容都是来自百姓生活中的事和情,所以在永福城乡,彩调被誉为“快乐的剧种”。

近年来艺人们与时俱进,根据当下流行的事情以及百姓平时的喜好也编排了不少“大戏”。永福县彩调团团长潘玉芳说:“现代表演跟老一代不同了,我们也有许多新尝试,比如传统彩调演出前的‘打开台’(就是正式演出前演员亮相展示基本功的表演),太繁琐,适当地删减这部分内容,增添了一些‘现代调子’。”但是在经典剧目的传承上,新老艺人态度一致,就是学习和保留。如传统剧目《王三打鸟》等剧目,在当地流传很久,非常有意思,如今在民间剧团中,经常会有这些剧目的演出。

今年6月,在永福县举办的农村彩调大赛中,就有23个队伍460人参加角逐,经过3天6场才赛完,虽然一等奖奖金只有600元,优秀演员奖金仅50元,但大赛期间,各队伍互相切磋演艺,相互观摩交流,演员们以能参加大赛为荣。

“灯穷道绝”, 演彩调不能“饱肚皮”

虽然彩调是永福民间文化市场的主角,然而彩调只能作为艺人们的一份兼职,当不了养活家小的正式工作。“灯穷道绝”是民间对彩调艺人生活的概况,意思是唱调子是受穷的。

罗锦镇江月村老彩调传承人、75岁的刘建德说:“我们就是爱唱,冬闲时我们的彩调队都唱到临桂、阳朔去了。”1956年学习彩调的刘建德,其师承往上追溯从清代已有五代。他现在仍然教徒习艺,是江月村彩调队队长,主唱生角,然而其生活来源主要是自家地里的收成。“以唱彩调为生很难。”老人有些惆怅地说。

“我的父母、姑姑都会唱彩调,我骨子里有彩调的瘾。但我也知道纯唱彩调养活不了自己。”罗锦镇林村27岁的彩调女演员林利香目前正在桂林打工。她和她的队伍2009年参加过桂林市专业艺术团队彩调大赛的展演演出,今年1月在柳州参加过广西彩调大赛的展演。她说:“只要是经典的角色我都想演,要是有比赛演出,就是不做工我也要参加。如果能提高彩调的艺术水平,到景区演出,可能养得活自己,还会提高彩调的水平。”

乡土文化, 能否走向产业化

以自发、自娱自乐为主线的彩调文化,是当地农村娱乐的一个潮流,农村彩调队伍成员们对政府的制度化、常态化支持充满了渴望。林村彩调队队长林你全说:“目前当地财政预算中针对农村文化发展的资金不固定。每次开展活动、兴办事业,都是由文化部门临时申请专项经费,或多或少都会有。我们希望有一笔专项扶持农村文化事业的经费。”

35岁的龙江乡仁合村彩调队队长李征华说,毕竟农村文艺队是非经营性的团体,是自娱自乐的群众队伍,其生存发展除自身集资、筹资外,非常渴望各界的支持。同时,他还希望对农村文化人才应该有一个培训的机制和系统。

据了解,钢琴马拉松纪念肖邦,永福县人民政府及文化部门也已经把文化工作的一个重点放在了彩调文化兴盛的农村,这次10月份的彩调展演中,一支由23人组成的彩调队表现出色,将由政府出资到该县的各乡镇敬老院进行慰问演出。

该县文化部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扶持资金不足和各项基础设施建设工作逐步推进的状态中,他们首先让农民群众立足于自娱、自乐、自办、自我满足、自我充实。而能实现这一目的的载体,就是传承弘扬彩调艺术。

作为一项文化保护工作,政府的扶持和投入是必要的,但单靠政府投入、扶持能否走远?一些人提出应对彩调进行产业化开发,如进行旅游演出等等,然而只在农村流行的彩调文化,怎样走产业化道路还有待策划、尝试及实践的检验。